7歲開始自學畫恐龍,21歲作品遠古翔獸複原圖刊登在英國《自然》雜誌上,這是該雜誌第一次使用中國人繪製的古生物複原圖作為封面。作者趙闖,那時是大二學生,沒有經過任何美術專業學習,對於恐龍是發自內心的熱愛。
  如今29歲的趙闖,是國內唯一把複原恐龍圖當成職業的畫家,他的同行在全球少之又少。截至目前,他已經創作了超過1000種古生物化石的生物形象複原作品。“可能所有人在小時候都喜歡過恐龍,而我把畫恐龍當作一生的職業。”趙闖說。
  不久前,趙闖的科學畫展在北京中國古動物館舉辦。他用繪畫和雕塑等藝術作品,再現了億萬年前的世界。恐龍、翼龍、史前水棲爬行動物、古哺乳動物等生命形象在他的筆下複活,其形象之生動,色彩之艷麗,讓觀者嘆為觀止。滿臉絡腮鬍子的他也被賦予了科學藝術家的稱謂。
  從小喜歡畫畫,對動物名字特別敏感
  趙闖的父母是沈陽的鐵路工人。機務段是他常去的地方。黑皮老式火車,10個大紅輪子,一個大煙囪,是趙闖腦海中最深的記憶。那時候他經常一個人拿著粉筆在地上畫火車。
  上學之前,趙闖對海洋動物非常痴迷,“就像畫清明上河圖似的”,從家養的金魚畫到河塘里的鯽魚、草魚、鯉魚,深海中的鯊魚,把他自己認識的海洋動物全都畫個遍。他告訴記者:“我對動物的名字特別敏感,但是記人名很費勁,小時候還不識字,姥鯊的姥字很難寫,但是我看一眼就記住了,特征我也記住了。”趙闖回憶童年的時候很是開心。
  《十萬個為什麼》讓趙闖知道原來恐龍是真實存在的大型動物,他開始翻閱各種與恐龍有關的圖書。這個較真兒的小男孩把看到的恐龍圖和文字介紹一一對照。有一次他看到兩幅圖片中霸王龍腳趾數目不同,就特地去查文字資料,之後拿鉛筆修改。
  從那時起,恐龍成為趙闖心中獨一無二的動物。繪畫時他意識到不能僅僅靠圖畫上看到的,還要自己想象,此時他的科研精神也開始顯現。因為多數恐龍化石的皮膚是沒保存下來的,多數靠想象和對其生存環境的推測,趙闖說:“圖畫上異特龍的花紋不一樣,我就意識到原來恐龍的花紋是不確定的。”
  為了把恐龍畫得真實,趙闖特地辦了一張沈陽老家圖書館的借書卡,一有課餘時間他就去圖書館看關於恐龍的書,一邊看一邊做筆記。他當時就有個想法,一定要寫一本關於中國恐龍的書。“我還記得當時看到一本關於恐龍的科普書,那上面說中國恐龍有36種,現在我知道書上說的其實是36屬(屬比種範圍要大),但當時我還沒有種、屬的概念,就認為我應該畫36張恐龍圖。”
  那段時間,趙闖下課後就去查資料,只要看到一隻自己沒見過的產自中國的恐龍,就把產地、特征、年代等信息記下來。最後趙闖共畫了36幅恐龍圖,用紙板做精裝,他還把文字部分特地留出來,讓班裡寫字好的同學幫忙抄上去。趙闖將這本自製的圖冊起名為《中國的恐龍》,到現在還保留在家中。“雖然現在看來拼湊得很亂,也沒有種、屬分類,但是當時特別自豪。如果書裡面沒有複原圖我就憑自己的印象畫,比如只要書里提到它是素食類,後背上有凸起,我就覺得可能是劍龍的樣子。”就這樣,趙闖完成了他的第一部恐龍作品。
  後來,趙闖受《失落的世界》啟發,自己寫了一本講述恐龍的小說,在書中,他把自己所瞭解到的恐龍全寫了一遍。
  繪畫是一種語言
  2004年,趙闖面臨高考,但直到考前半年,他才知道原來大學還有美術專業。在趙闖老家沈陽市,魯迅美術學院是當地最好的藝術院校,他下決心要考這所學校。之前沒有接受過專業的美術訓練的他,沒有經過考前突擊,僅僅跟著一位開畫館的師傅學了一個月後,就開始匆匆參加全國各地院校的考試。
  幸運的是趙闖由於從小練習畫畫,有良好的繪畫功底,他報考的東北大學、魯迅美術學院、湖北美術學院的考試成績都很不錯。這時趙闖犯了難,繪畫是自己喜歡的專業,但是東北大學是國家級本科高校,猶豫之後,趙闖選擇到東北大學學習平面設計專業。
  面對趙闖的選擇,他的爸媽有些不解,因為趙闖的繪畫天賦從小就很明顯,他們更希望趙闖上美術院校。但是趙闖有自己的想法。
  他認為,繪畫的確需要學習一些技法,但是主要在於自己的練習,就像武術、樂器一樣需要基本功。老師領進門,修煉靠自己。“知識的吸收是最重要的。”趙闖說,“我覺得在美術學院我的思維會受限制,事實證明我是正確的,在東北大學我涉獵了很多方面,思維開闊了很多。”
  大學期間,趙闖修過心理學、生命進化學、物理學。在之後的繪畫中,他輕而易舉地將理論物理學、高等數學中的一些簡單理論應用在美術題材中。“繪畫對我來說是一種語言,是一種表達形式,我想說的最重要,我可以用繪畫的形式來表達物理和心理的想法。”
  以嚴謹的態度繪製恐龍
  大一下學期,趙闖第一次接觸數碼美術,每天他回到寢室的第一件事就是上網查恐龍的資料。這時,他意識到真正的繪畫不像小時候那麼簡單,比如要畫一隻霸王龍的油畫,需要清楚地知道霸王龍的手指有幾根骨節。他開始瀏覽專業機構網站,下載專業的論文,從圖片到模型一點一點地研究。在很多情況下,為了弄清一個知識點,趙闖必須要去瀏覽英文網站,這就需要查大量相關的專業英文詞彙,甚至到最後查到的學名可能是拉丁文。那段時間他畫了大量的恐龍素描和手繪作品,繪畫越來越嚴謹,也懂得去看真正的化石。
  經過持續研究,趙闖對每一種恐龍漸漸瞭解熟悉,知識積累得越來越多,古生物的規則在腦中一點點成型。他繪製的恐龍圖在學校論壇里廣受歡迎,在學校漸漸有了名氣。
  趙闖更加有了信心,他把自己繪製的特暴龍、靈龍的彩鉛以及素描作品發佈到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的客戶網站上面,引起了專家的註意。
  2006年,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研究員汪筱林邀請趙闖合作繪製遠古翔獸的複原圖。對趙闖來說,這是第一次繪製具有嚴謹科學性的恐龍複原圖。經過直接跟專家反覆溝通,兩個星期後趙闖完成了草稿。2006年12月,趙闖繪製的遠古翔獸複原圖發表在英國《自然》雜誌上,這幅圖配合一篇關於帶翼膜的哺乳動物化石的研究論文,將飛行哺乳動物的歷史推前了至少7000萬年。
  談起繪製的過程,趙闖說:“我畫了無數的手稿,圖中的每一個細節,每一片葉子我都仔細研究過。”
  遠古翔獸複原圖發表後,趙闖在圈內的名氣漸漸大了起來,儘管只是一名大學生,但是不少機構邀請他參與古生物複原工作。
  把“恐龍”當作職業
  大學畢業,趙闖進入一家出版社工作,同時認識了他現在的合作伙伴科學童話作家楊楊。趙闖負責畫圖,楊楊負責寫文章,他們合作出版了《恐龍專家》系列10冊、古生物畫報系列5冊、科學藝術品《星空》等作品。
  2009年,趙闖和楊楊成立了啄木鳥科學小組,發起了“達爾文計劃—生命美術工程”,聯合全球多位著名科學家參與古生物化石生物形象複原。這也是人類社會首次針對地球已消失生命系統的一次大規模科學藝術實踐。項目啟動幾年來,完成了500多種古生物的精確複原,大量作品發表在包括英國《自然》雜誌、美國《科學》雜誌等著名期刊,出版了數十種科普圖書,舉辦了多次科普展覽,引起科學界的廣泛關註。
  在國外,極少有專門從事繪製恐龍複原圖的人,用趙闖的話說“這不是養人的行業,正常來說,很難靠這個謀生。”
  現在,趙闖每天睜開眼就來到工作室,一般會工作到凌晨,有時候回到家裡還會繼續工作,“做恐龍複原工作讓人著迷,我已經停不下來了。”  (原標題:趙闖:從恐龍愛好者到科學藝術家)
創作者介紹

便宜傢俱

lu48lupia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